2009年4月26日星期日

漁民獎勵金遭冒領 请小心

漁業局通過農業銀行發放給漁民朱玟煌(图1:左2)的生產獎勵金,在3個月內4次被人冒領2萬1202令吉.

高淵港口漁民朱玟煌自今年1月起獲得漁業局下放“魚穫生產獎勵金”,但這筆為數2萬1202令吉的獎勵金,從2月開始至4月,3個月內4次被人冒領。

朱玟煌週六(4月25日)上午向馬華全國消費人事務局主任陳清涼投訴時說,他今年2月發現儲蓄戶頭的獎勵金被人3次冒領後,已馬上防備。4月16日,他再到高淵農業銀行檢查獎勵金,銀行職員指獎勵金還沒進入他的戶頭。

之後,再到漁業局查詢,發現當局其實在前一天(15日)已把獎勵金匯入漁民戶頭,這時銀行職員才改口承認錢已進來,但這1萬1520令吉8仙的養魚獎勵金在4月20日已被人領走,便要求銀行覆印戶頭交易清單給我,銀行職員不給,叫到北海總行辦理。

朱玟煌的儲蓄戶頭沒有申請提款卡,所以盜提的人肯定是假冒簽名,而且都是從北海農業銀行出賬,應該不難調查。

陳清涼認為,農業部把錢匯入農民戶頭後,應該要發信通知當事人,這樣才不會讓受惠人蒙在鼓裡,一直要到銀行追問,也引起居心不良者冒領。

陳清涼指出,不要小看機制不齊全的因素,比如這次的魚穫生產獎勵金和漁民每月的津貼,如果漁民領不到錢,他們怪罪國陣政府欺騙他們,其實津貼是發了,但從中給居心不良者領走。

她希望有關當局能揪出真兇,嚴懲這些知法犯法者“白領賊”,因為這些人不但私吞人民的錢,也製造人民憎恨政府的情緒。

此外,她也會向農業銀行總部和中央銀行金融協調局投訴這件事,要他們深入調查,為何政府下放津貼和刺激經濟的錢都會讓人私吞。

2009年4月20日星期一

敦马当本南地补选的候选人


吁请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直接代表巫统当本南地补选的候选人, 以显示其独霸见解, 硬要国阵参与人民毫无得益即无意义的补选.


众人了解郭马的不甘寂寞心情, 还沉醉在过去巫统在政党政治的横气霸道, 唤起喊倒的时代, 所以才会抛出巫统不必怕, 必定要派员参与本南地补选, 才能显示出过去巫统的政治风光.


现在国家和全体人民最需要的是重振国家社会的经济繁荣, 制造百业兴旺, 增加人民的就业机会, 提升改善人民的生活素质和安居乐业.


一而俩, 再而三的制造补选, 只能是劳民伤财, 只有那些想混水摸鱼的政客和不甘寂寞的闲客, 才想利用补选来出位或出尽风头.


如果敦马是为了出风头, 爱热闹, 最好可以直接自己来当本南地补选的候选人, 凭着过去战无不胜的政治魅力, 或许可以另人大跌眼镜, 令其政敌拿督斯里安华丧胆, 报一箭之仇.

敦马也可以直接参选来证明其至高无上的政治影响力来压倒安华的916绝招.

敦马, 试试看, 下马催鞭吧!

2009年4月15日星期三

与大家分享一位农夫的故事

有個老魔鬼看到人間的生活過得太幸福了,他說:「我們要去擾亂一下,要不然魔鬼就不存在了。」

他先派了一個小魔鬼去擾亂一個農夫。因為他看到那農夫每天辛勤地工作,可是所得卻少得可憐,但他還是那麼快樂,非常知足.

小魔鬼就開始想,要怎樣才能把農夫變壞呢?他就把農夫的田地變得很硬,讓農夫知難而退。那農夫敲半天,做得好辛苦,但他只是休息一下,還是繼續敲,沒有一點抱怨。小魔鬼看到計策失敗,只好摸摸鼻子回去了.

老魔鬼又派了第二個去。第二個小魔鬼想,既然讓他更加辛苦也沒有用,那就拿走他所擁有的東西吧!那小魔鬼就把他午餐的麵包跟水偷走,他想,農夫做得那麼辛苦,又累又餓,卻連麵包跟水都不見了,這下子他一定會暴跳如雷!

農夫又渴又餓地到樹下休息,想不到麵包跟水都不見了!「不曉得是哪個可憐的人比我更需要那塊麵包跟水?如果這些東西就能讓他得溫飽的話,那就好了。」又失敗了,小魔鬼又棄甲而逃。

老魔鬼覺得奇怪,難道沒有任何辦法能使這農夫變壞?就在這時第三個小魔鬼出來了。他對老魔鬼講:「我有辦法,一定能把他變壞。」

小魔鬼先去跟農夫做朋友,農夫很高興地和他作了朋友。因為魔鬼有預知的能力,他就告訴農夫,明年會有乾旱,教農夫把稻種在濕地上,農夫便照做。結果第二年別人沒有收成,只有農夫的收成滿坑滿谷,他就因此而富裕起來了。

小魔鬼又每年都對農夫說當年適合種什麼,三年下來,這農夫就變得非常富有。他又教農夫把米拿去釀酒販賣,賺取更多的錢。慢慢地,農夫開始不工作了,靠著經濟販賣的方式,就能獲得大量金錢。

有一天,老魔鬼來了,小魔鬼就告訴老魔鬼說:「您看!我現在要展現我的成果。這農夫現在已經有豬的血液了。」只見農夫辦了個晚宴,所有富有的人都來參加;喝最好的酒,吃最精美的餐點,還有好多的僕人侍候。他們非常浪費地吃喝,衣裳零亂,醉得不省人事,開始變得像豬一樣癡肥愚蠢。「您還會看到他身上有著狼的血液。」小魔鬼又說。

這時,一個僕人端著葡萄酒出來,不小心跌了一跤。 農夫就開始罵他:「你做事這麼不小心!」「唉!主人,我們到現在都沒有吃飯,餓得渾身無力。」「事情沒有做完,你們怎麼可以吃飯!」

老魔鬼見了,高興地對小魔鬼說:「唉!你太了不起!你是怎麼辦到的?」 小魔鬼說:「我只不過是讓他擁有比他需要的更多而已,這樣就可以引發他人性中的貪婪,让他失去最初的本心。」

2009年4月11日星期六

槟州由安华执政

公正党本南地州议员法鲁兹因传卷入采石场事件,而突然宣布辞去槟州第一副首长职后,槟州首长林冠英既然一问三不知,企图封锁事情真相,把球踢给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

槟州首长林冠英身为一州之主,为何不能为全槟人民了解真相? 槟州第一副首长一职是州政府级非常重要的职位,这关系到全槟的未来和发展.很遗憾的槟州政府没有谨慎作出处理.

安华在槟州只不过是补选出来的一位国会议员,以峇东埔作为基地的小巫统.论身份也不及公正党槟州主席拿督再林.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至今并未如外界所预测般,宣布第一副首长人选,原因是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尚需一周的时间确认人选。

民主行動黨檳州主席曹觀友行政議員表示, 推荐人选将是位贤能代议士.可是, 槟州公正党的巫裔议员寥寥无几. 该职位也坚持保留给公正党的巫裔议员.

槟州行政议员阿都马列是热门人选, 可惜他是位印藉回教徒, 其中槟州第一副首长难产原因之一.

槟州政府应尽速填补有关空缺,并由首长定夺人选. 虽然委任行政议员是首长的特权,但由于林冠英在咨询安华后,后者希望获得多一点时间推荐人选,因此预计在一周后才做出宣布.身为檳州最高领袖的林大首长刻意不作出评论, 并要求记者跟安华求证, 这已违背了槟州人民的寄托.

一周后, 槟州政府还未决定第一副首长一职, 林大首长该把槟州交由安华执政较为恰当

2009年4月9日星期四

槟州第一副首长一职此不是脱裤子放屁

请看看由民联掌权的槟州, 第一副首长一职此不是脱裤子放屁吗?

印藉第二副首长是一位教授, 其资格会输于一位马来武术教练吗?

槟州林大首长已自打嘴巴, 表示巫统代表马来人, 马华代表华人, 及国大党代表印度人, 可不是想暴露槟州不是以贤能治州, 而是以种族为代表.

民主口号是否以三位即华藉, 巫藉, 及印藉的座位为准吗?

林大首长何时为槟州人民交代第一副首长的贪污事件!

<<< 单击 放大


<<< 单击 放大

最新报导

马华博客动态目录

清闲就是快乐